rss 推荐阅读 wap

聚焦澳门,澳门论坛,澳门房产网,澳门旅游,了解全国前沿新闻资讯!

热门关键词:  www.59ri1.com  as  xxx  请输入关键词  自驾游
首页 新闻资讯 社会聚焦 产经报道 商业投资 百姓生活 热点关注 移动互联 微商创业 城市发展 中国梦想

宋朝百姓的幸福生活 女性很有地位吗?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14:30:38 已有: 人阅读

  唐朝人是马背上的人,他们的生活空间十分辽阔,但离我们很遥远,而宋代不论从情感或是生活方式上来看,离现代人的生活更接近。 法国的汉学大家谢和耐以《中国社会史》享誉天下,但其还有一本绝妙之作《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》,此书将宋朝的强盛还原在人们的面前,也展现出宋人与现代人生活惊人的相似。 宋人的住 蒙元入侵前的杭州,人口密度极高。1275年前后,杭州城内人口逾百万。建筑用地极度匮乏,所以当时城内多是3、5层的楼房。这些房子,正立面极窄,但进深很长,一楼常作商铺用,由官府专门机构收取租金。 由于这些房屋是高层又是竹木结构,所以官府最头疼的就是火灾,虽然古都大街的主干道较长,又成直角交叉,街区与街区间形成了良好的隔火带,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遏制火灾的发生。1132年夏历五月、八月、十月和十二月,杭州城就发生数次火灾。 北宋时设置了专门的消防机构,称为“军巡铺”。他们使用攻城的云梯作为救人和灭火的武器。每300步内设一所“军巡铺屋”,有铺兵5人。铺兵的任务是夜间巡逻,以防止深夜火起。城中的高处则设有“望火楼”,楼下建有官屋数间,常驻军士100多人,并备有大小水桶、洒子、麻搭、钩锯、斧杈、梯子、大索、铁爪儿等灭火器具。如一旦火起,望火楼下的员就迅速跑向起火地点。同时,再派一骑兵向京城的卫戍部队求救,请其帮助灭火。 宋人的 宋代城市酒楼服务业最为发达,北宋光汴京酒楼就有“正店七十二户,此外不能遍数”;而南宋杭州城更是酒楼林立,《武林旧事》就记有丰乐楼、和乐楼、熙春楼、花月楼等二十九座官私酒楼。

  小酒店是对大酒楼的补充,如散酒店以零拆散买一两碗酒为主,兼营血脏、豆腐羹等佐酒菜,相当于现在的大排档;还有茶酒店,如现在南方的茶餐厅,并不卖茶,仍以卖酒为主,兼添饭配菜。按菜系分类,则有“南食店”,供应南方菜;“北食店”,供应北方菜;“羊饭店”,主要卖羊肉酒菜;“川饭店”,卖汤面为主;“荤素从食店”,卖各色点心。 南方的一些城市,作为茶的主产区,茶肆是当地百姓最常去的地方。茶肆有插花挂画点缀厅堂的高雅茶坊,如清乐茶坊;有说书游艺的茶坊,如一窟鬼茶坊;有“敲响盏,掇头儿拍板”招徕生意的当街茶肆。 民间生活 宋时,许多人酷爱,大户人家有专门的浴室,澡盆有木制的、陶瓷的,澡盆中往往放一长条凳,供者倚卧,女子时澡盆四周用幔帐遮掩,用的肥皂是一种豌豆和香草的混合物。普通人则去街上的商业浴室,浴室门口悬盆以为标记,洗次澡大概10文钱。杭州这样的澡堂约3000家,可容纳100人同时入浴。像现在的北方澡堂一样,这里也提供、茶酒点心服务。不过,澡堂里基本都是从西湖取来的凉水,宋人一年四季以洗冷水浴为俗,单独的热水洗澡间则主要是用来提供给外国游客的。 宋朝时,女子也有独特的保养法。据载,北京地区的女子“冬月以括蔞涂面,谓之佛妆。但加傅而不洗,至春煖方涤去,久不为风日所侵,故洁白如玉也。”而杭州的女子由于天气的风和日丽,不仅双颊涂胭脂,而且会先在脸上打上白色粉底。除此之外,宋时杭州的女子还十分重视,据周密《癸辛杂识续集上·金凤染甲》记载,她们将“凤仙花红者用叶捣碎,入明矾少许在内,先洗净指甲,然后以此付甲上,用片帛缠定过夜,初染色淡,连染三五次,其色若胭脂。”也顺便说一下宋朝的语言,因北宋定都开封的缘故,宋朝人日常对话都是以河南腔为标准口音的大白话,尤以开封和洛阳音为标准。北宋时候大臣寇准和丁谓在政事堂上讨论过这事:“闲论及天下语音何处为正”。寇准说:“唯西洛人得天下之中。”丁谓说:“不然,四远各有方言,唯读书人然后为正。” 《射雕英雄传》第七回“比武招亲”,郭靖来到金国都城中都北京,偶遇来此寻亲的杨铁心。当时,杨铁心化名为“穆易”,正带着义女穆念慈在此“比武招亲”——不料,遇到小王爷完颜康(杨康)前来砸场子,惹出一段贯穿全书的孽缘…… 我们的印象中,在古代,女子的地位明显低于男子,“三从四德”的道德习俗之下,女子一般在家相夫教子,很少外出抛头露面。至于她们的亲事,更是严格执行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像穆念慈这般公然在外面“比武招亲”,几乎闻所未闻。在《射雕英雄传》一书中,这样的情形还很多。江南七怪的韩晓莹、黄蓉等一干女侠,不但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走江湖,而且还与与陌生男子打打杀杀,让跌眼镜。当然,这里面少不了金庸先生的艺术虚构。不过,在真实的宋朝,女子们也比我们想象中更有地位。 大部分时间内,宋朝的女子是可以到外面去“抛头露面”的,人们也并不以为有多伤风化。比如,南宋词人李清照,虽然已经成家立业经常在外面喝酒行乐,喝得酩酊大醉直到黄昏才回来,“沈醉不知归路”,这样的做派,搁到现代,也是一枚“伤不起”的“女汉子”啊。 宋朝女子不但有地位,有时候甚至还达到了男子至上——这让多少女权主义者“羡慕嫉妒恨”。著名的“河东狮吼”和“胭脂虎”典故,便是发生在宋朝的真实故事。北宋时期,有一个叫陈慥的人,自号“龙丘居士”。妻子柳氏不但非常厉害,还很喜欢吃醋。有一次,陈慥请诗人苏东坡等人吃饭。吃饭时请了一位歌妓(卖艺不卖身的那种)。柳氏很生气,客人们在讨论家国大事时,她在隔壁摔锅打灶地骂将起来,弄得陈慥和宾客十分难堪。苏东坡一时兴起,写了一首打油诗: 龙丘居士亦可怜,谈空说有夜不眠。 忽闻河东狮子吼,柱杖落手心茫然。 河东狮吼的典故就此流传下来。“胭脂虎”的故事是这样。尉氏县(位于今豫东平原一带)一位县官叫陆慎言。他的妻子朱氏凶悍无比,陆县官怕她怕到什么程度呢?不但家务事全部由她做主,甚至连衙门里的事情,都要与她商量后才敢定夺。朱氏虽然很凶悍,可长得很漂亮,因此人们称之为“胭脂虎”。后来,香港导演秦剑将这个故事改编成同名电影搬上银幕。主演便是大家非常熟悉的红线女和谢贤。 这种事情放在唐代都有些不可想象。 宋朝的女子有地位,自然不是无缘无故的,而是有法律作为保障。 在宋朝,女子嫁入夫家后,其带去的嫁妆并不属于丈夫,而是完完全全属于女子本人。哪怕后来婚姻发生变动,她被解除婚约,这份嫁妆都能完好无损地带走。一些史料中出现不少妻子资助丈夫,丈夫使用妻子嫁妆的例子,但在这些案例中,都是妻子主动提出或者表示同意。或许正是因为此,宋朝的家庭对女儿出嫁置办嫁妆是不遗余力的,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一股“高陪嫁”之风。俗话说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”,可宋朝的女子不但可以自由恋爱,还可以在结婚后离婚。如前所述,离婚后的嫁妆当然要妥妥的带回娘家,如果她愿意,随时可以重新嫁人。众所周知,李清照在丈夫赵明诚病故后,还在晚年改嫁给一位叫张汝舟的文人。当然,李清照这次是“遇人不淑”,张汝舟之所以要娶李清照,是因为要贪图她的那些金石古玩。李清照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她向官府举发丈夫贪污军饷,生生地将丈夫送进了大牢。 宋朝的女子跟男子一样有继承权。这分为三种情况,一是“在室女”,即还没出阁的女儿。她们和兄弟一样,享有完整的继承权。一是“归宗女”,就是离婚后又回到娘家的女人。“归宗女”在继承权方面要小于“在室女”。她们已经有了一笔不菲的嫁妆。一是“出嫁女”,就是已经嫁出去的女儿。她们的继承权最小——毕竟,她们有了嫁妆,却还没离婚。 都说女子能顶半边天,在享受与男子同等权利的时候,宋朝的女子也要参与劳动。干农活的,“大妇腰镰出,小妇具筐逐。”做小商贩的,“中瓦前,有带三朵花点茶婆婆,敲响盖,掇头儿,拍板。大街玩游人看了,无不唒笑。”采桑和养蚕的,“妾本秦氏女,今春嫁王郎。夫家重蚕事,出采陌上桑。”…… 或许,正因为参与了社会劳动,使得宋朝的女子能够在财政上相对独立,从而取得了“男女平等”的经济基础——金丝笼里喂养的小鸟,能嚷嚷“平等自由”之事吗?众所周知,古代皇帝身边大都是拥有三千佳丽,可谓美女如云。但是,即便是拥有如此多的美女,也没有那个皇帝愿意将自己身边的美女送给属下大臣的。然而,历史上就曾有有这样一位皇帝,竟将自己身边的美女送给了一位属下大臣。这位皇帝就是北宋的第四世皇帝宋仁宗赵祯,而得到皇帝身边美女的大臣便是人称“红杏尚书”的宋祁。 宋仁宗是宋代帝王中在位时间最长皇帝,长达四十二年,其间国家太平,边境安定,经济繁荣,科学文化发达,人民生活安定。当宋仁宗死亡的消息传出后,“京师罢市巷哭,数日不绝,虽乞丐与小儿,皆焚纸钱哭于大内之前”;当他的死讯传到洛阳时,市民们也自动停市哀悼,焚烧纸钱的烟雾飘满了洛阳城的上空,以致“天日无光”。 他的死甚至影响到了偏远的山区,当时有一位官员前往四川出差,路经剑阁,看见山沟里的妇女们也头戴纸糊的孝帽哀悼宋仁宗的驾崩。当讣告送达北方辽国时,辽国的皇帝也十分难过,将仁宗送给他的御衣“葬为衣冠冢”,岁岁祭奠。时人路过永昭陵,在陵寝的墙壁上题诗写道:“农桑不扰岁常登,边将无功更不能。四十二年如梦觉,春风吹泪过昭陵。” 宋仁宗性情宽厚,不事奢华,还颇能约束自己,因此他受到古代历史学家、政治家的称赞。就是那个“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”的北宋大诗人柳永,虽然被宋仁宗斥出官场,“且去浅斟低唱,何要浮名?”而柳永反唇相讥,说自己是“奉旨填词”,以讥讽宋仁宗,然而,柳永不但没被杀头,填词也没受影响,且填得更加放肆,这就非同寻常了。因此,柳永写词说:“愿岁岁,天仗里常瞻凤辇”。意思就是说,老百姓希望年年都能看到宋仁宗的仪仗,瞻仰到宋仁宗的风采,天下百姓都拥戴宋仁宗。能让柳永这样放浪不羁的大诗人不计前嫌且大唱赞歌,除却宋仁宗,恐怕中国历史上没有第二个皇帝了。 有人说,“仁宗虽百事不会,却会做官家(皇帝)”。宋仁宗日理万机外,业余爱好不多,甚至面对女色,也把持得住,唯偶尔临摹一下“兰亭”。身为皇帝,会做皇帝,这应是一种难得的境界。宋仁宗正是由于拥有这样的境界,才有将身边美女送給大臣宋祁的风流佳话。说到宋祁,也许知道的人不多,但是,说到“红杏枝头春意闹。”一句诗恐怕就没有人不知道的了。 这句诗出自宋祁的《玉楼春》:“东城渐觉风光好,縠皱波纹迎客棹。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。浮生长恨欢娱少,肯爱千金轻一笑,为君持酒劝斜阳,且向花间留晚照。”这首诗虽然并未摆脱晚唐五代时期诗词艳丽的旧习,但全诗构思新颖,语言流丽,描写生动,尤其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这点睛之笔流传甚广,他也因此得了个雅号:“红杏尚书”。 宋祁,字子京,宋庠之弟,中国北宋文学家、史学家。仁守天圣二年,即公元1024年,宋祁与其兄宋庠同举进士,《东轩笔录》说宋祁“博学能文,天资蕴籍”。初任复州军事推官。经皇帝召试,授直史馆。历官龙图阁学士、史馆修撰、知制诰、工部尚书、翰林学士承旨。曾与北宋名臣欧阳修同修《新唐书》。曾一度为毫州太守,“出入内外”,把稿件随身携带。在任成都知府时,每晚开门垂帘燃烛,疾笔至深夜。据说宋祁修史期间好写冷僻字词。一次欧阳修写了“宵寝匪贞,礼闼洪休”八个字去请教他,宋祁想了一会儿,说道:“ 这是说‘夜梦不详,题门大吉吧’?”欧阳修笑而不答,宋祁明白了他的用意。 后来,他写文章再也不用冷僻字词。宋祁与其兄宋庠齐名,时并称“二宋”,名冠京华,风流一时。由于宋祁为弟,故称“小宋”。一天,宋祁上朝路经繁台街,远远地就看见一列豪华的皇家嫔妃车队由远而近,当他与车队擦肩而过时,一辆车中的一位美女正好撩开车帘向外张望,一眼认出了宋祁。由于宋祁的名气和风流倜傥的仪表,京都的美女们大都将其视为偶像崇拜。这位皇宫美女一时惊喜激动,竟忘了皇家礼仪和自己的身份,惊呼了一声:“哇,小宋也!”这声娇滴滴的呼喊,让宋祁一愣,循声望去,才发现车帘内一张娇羞而兴奋的粉脸正在那里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。 这场意外的艳遇,让宋祁心绪难平,浮想联翩,忽然一阵灵感唤起他心灵深处的一阵冲动,驱使他一气呵成吟出了一首情意绵绵的《鹧鸪天》:“画毂雕鞍狭路逢,一声肠断绣帘中。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金作屋,玉为笼,车如流水马游龙。刘郎已恨蓬山远,更隔蓬山几万重。 一首《鹧鸪天》,短短几行字,竟然把意外相逢的惊喜和绵绵相思的柔情全都倾注其间,虽然借用了不少唐诗中现成的句子,但糅合得倒也温馨妩媚,委婉动人。宋祁又出了新作,而且是意惹情牵的一首情诗艳词,因此立马唱红整个京城。不久,这首词作连同背景故事就流传到了皇宫之中。宋仁宗知道此事后十分好奇:自己的嫔妃们都深居宫中,如何就识得宋祁呢?于是,就着手调查究竟是哪个干的“好事”。那位自知惹祸的美女自然有些心虚,便主动向宋仁宗坦白,说自己在一次御宴上听见宣翰林学士,左右内臣均指其为宋祁,故而自己认得。那天正好在街上碰上,就忍不住呼了一声。 然而,让这位美女没有想到的是,宋仁宗听了她的坦白后,并没有责怪于她,而是立即召来宋祁。先和颜悦色问些漫无边际的题外话,然后话锋一转切入正题,就问起了宋祁的那首《鹧鸪天》中女子是哪一位美女。这一问不打紧,宋祁当即吓得魂飞魄散,浑身上下不禁战栗,只等为自己的风流付出沉重的代价了。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,宋仁宗并没有怪罪于他,而是发了一回大大的慈悲,他决定之美,借着宋祁那首《鹧鸪天》词中的句子说:“蓬山不远。”随后,这位仁宗皇帝便降下圣旨,将那位钟情于宋祁的宫中美女赐給了宋祁。一对有情人在仁宗皇帝的恩泽下,终成眷属。试想,若是宋仁宗没有宽容的大度,没有仁慈的境界,会有如此美满的结局吗?

首页 | 新闻资讯 | 社会聚焦 | 产经报道 | 商业投资 | 百姓生活 | 热点关注 | 移动互联 | 微商创业 | 城市发展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2 聚焦澳门 www.wzlcms.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-6

电脑版 | w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