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 推荐阅读 wap

聚焦澳门,澳门论坛,澳门房产网,澳门旅游,了解全国前沿新闻资讯!

热门关键词:  www.59ri1.com  as  xxx  请输入关键词  自驾游
首页 新闻资讯 社会聚焦 产经报道 商业投资 百姓生活 热点关注 移动互联 微商创业 城市发展 中国梦想

东方今报首席记者李凌的生前身后事:走着走着就散了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22:32:00 已有: 人阅读

  人们都说,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。这本该是一个充满生机和希望的时节,然而,在这个雾霾围城的日子,我们的好同事、好战友、好兄弟——猛犸新闻·东方今报首席记者李凌因病医治无效,于2017年1月2日晚8点12分在郑州人民医院去世,享年43岁。

  东方今报发出李凌去世的讣告后,震惊河南新闻界。河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、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书记、局长朱夏炎在出差途中获悉李凌去世的消息深情地说:我作为一名老的新闻工作者也作为新闻领导,此时的心情难与君说。但愿李凌同志在天堂休息好。更拜托东方今报的领导班子把李凌的家属亲人照顾好。这也是对李凌的最大的安慰和对广大新闻工作者的抚慰和肯定。

  尽管我们写过很多人去世的消息,但从未想过亲密的战友会成为主角。在这个被悲痛填满的时刻,我们以有限的文字、无限的深情,为关心李凌、关注李凌的人们,还原他忙碌的工作、“独特”的人生和最后的时刻。

  2016年12月30日,是个周五。这天下午2点半,是政经新闻部和猛犸新闻编辑部例会的日子,也是2016年最后一次周例会。

  大家早早来到了办公室,有几位同事由于采访等原因,未能参会。李凌虽然不在其中,但大家觉得一点都不奇怪,因为他采访多。但凡没有采访,他一定会准时出现在每周五的报社会议室。

  原来,12月29上午8点多,就像前一天一样,李凌骑着一辆电动车,来到河南电视台“河南年度经济人物”访谈活动现场采访。

  访谈的地方是一个临时搭建的演播厅,地方狭小,室内较闷。拍了一会儿照片,同来的摄影记者邱琦跑到大厅透透气。

  “电视台的同行突然来喊我,说李凌了。我赶紧跑到访谈现场,发现地上一片暗黑色的血,就像脸盆那么大。而李凌坐在椅子上,身上、腿上都是血。”邱琦和其他人一起,为他擦拭身上的血迹。这个时候,是上午9点半左右。

  “我坐在观众席,如果我一走动,怕影响录制节目。”这时候的李凌,自称”有点头晕”,但强调“问题不大”。

  面对固执的李凌,邱琦要求他:把电动车扔到电视台,我打车送你回家!而李凌却微笑着说,“没事儿,我能骑回去”。

  10点出头,邱琦到了家。他立即给李凌打电话,想问问他到家了没有,身体咋样了。然而,无论怎么打电话、发短信,始终没有回音。

  直到当天下午,邱琦接到了李凌爱人的电话。“她说,中午她到家后,发现李凌躺在床上休息。就在这个时候,又了。此时,李凌依然认为不是什么大事。不过,家人赶紧拨打了120。送到郑州人民医院后,直接住进了重症监护室。”

  “李凌的爱人还告诉我,他不让她告诉单位和同事自己住院了,大家都很忙,不想麻烦大家。”邱琦立即将这一情况告诉了部门领导,随后,部门领导立即向报社领导作了汇报。

  大家都知道,李凌的身体不太好,此前他也住过几次医院。但他像这次一样,从来都是“封锁”消息,直到出院了,大家才知道他住过院。

  自2004年进入东方今报工作以来,李凌历经财经部、时政部、要闻部、政经部等多个部门,直至成为猛犸新闻的核心成员,无论部门怎么变、无论身份怎么换,但他一直从事财经、地产等领域的报道。

  他是一个“靠谱”的人。“东方今报财经部成立后第一次扩容,一次例会上,一个新面孔出现了,他瘦瘦的,头发微卷,斜挎一个背包,这就是李凌第一次出现在今报财经部,也是今报财经部增强财经实力而引进来的人才。”财经部同事李莉回忆。

  李莉说,东方今报《东方财经周刊》成立后,李凌每次都会贡献重要的产经新闻,尤其是没有重要的封面稿件时,他总能带来惊喜。每次报题会,他话语一般不多,但一遇到难啃的选题,领导都会说:李凌,你去弄弄吧。而李凌每次都会回答:行。

  “很多时候,有些很困难的选题,他也会和我诉苦说,不好采访。但从来没有耽误交稿,可以说,在财经部,李凌是交稿最靠谱的记者,总是在我们线口出现问题或者突破存在难度时完美补位。”李莉说。

  他是一个爱笑的人。印象中,李凌每次说话前都要笑一下,无论对方是谁,对方提出什么问题,他都会以笑容面对。财经部的很多人都记得,那张招牌式的笑容,亲近而温暖,不媚不卑。他说话一直是和风细雨,但文字却很有力。

  随着报社内部机构调整,李凌于2014年进入政经新闻部。这个部门的绝大多数记者都是时政记者出身,而李凌是资深财经记者。此时的他,已经连任首席记者达6年之久。

  郑州航空港经济试验区获批、郑州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试点获批、郑洛新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获批……每一次国家重大规划落地,李凌总是能够第一时间推出数万字的报道,领省会媒体之先。

  不了解的人,都惊叹李凌的神速。而实际上,在财经新闻领域征战多年的他,总能敏锐感知即将发生的重大新闻,并赶在之前将相关报道采访完毕。

  如果有重大时政、财经领域的突发新闻需要落地,哪怕距离签版只剩几个小时时间,接到任务的李凌也能以超乎寻常的速度,完成任务。

  大家都知道,遇到十万火急的任务,交给李凌来做,领导最放心。在东方今报这样一个团队,虽不能说“后无来者”,但用“前无古人”恐怕没有人发出异议。

  对于一个记者来说,写“好”稿子,并不容易;对于一个记者来说,快速出稿,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。而李凌则同时兼顾了”好”和“快”,在东方今报社,成为新老记者学习的典范。

  不了解李凌的人,都说他这个人很独,喜欢独来独往,不烟不酒很少应酬,部门聚餐也经常不参加。最爱写稿,喜欢买书。不太管闲事,但年底总要帮民工讨几次薪。省内大企业大老板认识一半,常常骑着电动车跑遍郑州去采访,去参加奢侈品展也骑着自行车还停在门口。他不在乎有没有车,有没有房,穿不穿名牌,他骨子里的新闻情怀一直没有被现实所腐蚀。他对人很热心,财经部很多人都向他求教过,不仅是写稿,事业、前途……他像老大哥一样,为大家分析现状,看清利弊。

  “他有时也喜欢听八卦,我们几个女同学谈论娱乐新闻的八卦,或者热剧的情节,他有时会插上几句,让我们感觉他似乎又成了妇女之友。”李莉说。

  他认识的专家多。省政府研究中心、省社科院的专家学者,都在他的朋友圈。部门的弟兄们写稿子时,需要专家声音,总会给他打电话。

  “你稍等一下,先别挂电话,我给你查一下”、“你先记住这个专家的电话,我先给人家打个电话说一声,你再打给他”……这是李凌挂在嘴边的话。

  东方今报编委、河南广电通通优品副总经理夏友胜前几天还给李凌打电话,请他协调一件事儿。“12月29日11:38,他还给我发短信说,事协调好了。直到现在我才知道,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了。”

  去年12月30日,是2016年最后一个工作日。当时,大家得到的消息是:虽然在重症监护室,但病情稳定。由于无法探视,大家商量,等李凌转入普通病房了,结伴去看望他。

  1月2日中午,邱琦又接到了李凌爱人打来的电话。“她告诉我,这几天病情很稳定,没有啥大问题了。然而,今天上午突然大出血1000毫升左右,医生说病情很危险。”

  “医生下午还说,李凌的情况比上午好,还需要稳定,等稳定后再做检查。那时候,李凌还是清醒的,他还说想见见女儿。”邱琦说。

  晚上7点35分,靳晖在微信群里通报李凌的病情:各位兄弟姐妹们,李凌同学现在在重症监护室已经第五天了。今天上午再次大出血1000毫升,医生说很危险,下午我们去探望时,得知有所好转,生命暂时安全。颇感欣慰。就在7点左右,我们刚刚得到李凌爱人电话,医生说李凌晚上再次出血不止,情况仍然严重……

  “我们获悉,李凌住院至今,平均每天两万的花费(医保因年底暂冻结),至今已十万。据了解,重症抢救和全身输血2/3,还有很多贵重针药的报销比率是很低的。关键时刻,我建议,为了我们自己的兄弟,我们捐一些不多的钱,表示一下我们的心意,以解家属燃眉之急。”靳晖在群里如是说。

  尽管医生说“很危险”,但部门的兄弟姐妹们仍然觉得,医生总是把病情往大处说,大家依然坚信:李凌一定能够挺过去!

  东方今报社社长胡杨、总编辑赵瑞莹、副总编辑曹亚瑟、副总编辑夏继锋等领导和一大批同事先后赶到医院。

  在出差途中的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、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书记、局长朱夏炎获悉李凌去世的消息后深情地说:我作为一名老的新闻工作者也作为新闻领导,此时的心情难与君说。但愿李凌同志在天堂休息好。更拜托东方今报的领导班子把李凌的家属亲人照顾好。这也是对李凌最大的安慰和对广大新闻工作者的抚慰和肯定。

  东方今报社前社长、河南电视台党委专职赵国平在朋友圈发文悼念:今晚,一个倾注了对新闻事业无比热爱的记者,一个不善言谈而笔力雄健的首席记者,一个从不讨价还价埋头苦干的财经记者,一个默默付出令人尊重的记者,倒在了采访岗位上,他的生命定格在了2017年1月2日,他只有43岁,令人无比痛惜,令人扼腕叹息!他是全国广电系统唯一都市报《东方今报》的著名财经记者,他叫李凌,我们曾经同事五年。愿好记者李凌,一路走好。

  2日22时12分,灵车抵达郑州市人民医院。22时22分,在诸多领导和同事们的目光中,灵车载着李凌的遗体,消失在悲伤的夜色中。

  去年12月23日,由新华通讯社—郑州大学穆青研究中心和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主办的“名记者与传媒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”在郑州举行。就是在此次研讨会上,发出了“关于设立记者健康日的倡议”。“如今获悉李凌去世,我们希望社会各界关爱记者的身体健康,希望社会各界了解这份倡议。”董广安说。

  无论是战争年代或者是和平年代,记者都是最危险、最辛苦的职业之一,因为他们要站在船头瞭望前面是否有险滩、暗礁,因为他们要吹响鼓舞人们前进的号角。新媒体的狂飙突进、攻城略地,传统媒体的自我蝶变、转型生存,更使记者面临着空前的压力和挑战,所以,它们不得不进入到了7X24永远在线的工作模式,所以,关爱社会的他们,他们的健康更应该被关注!

  一个悲凉的事实是:近几年来,记者英年早逝的噩耗常在我们不经意间从天而降。30、40、50,在人生最美好的年龄,在社会最需要他们发挥作用的年龄,在家庭最需要他们支撑的年龄,他们却因为重负和劳累而遽然长逝!事业虽然自有后来人,但是一个家庭却瞬间天塌地陷了……

  就在七天前2016年12月16日,年轻的、年仅39岁的,由人民日报记者转岗国家网信办移动网络管理局副局长的曲昌荣,诀别了他热爱的国家、人民、师友和家人。

  这一刻,又撩起了我们对于记者健康的忧虑和关注,又深深地刺痛着我们的心。那么,能否设立一个记者健康日,提醒社会更多地关爱记者的健康?提醒记者的家人好好地饲养我们的瞭望者和司号员?提醒记者本人只有自己健康才能为人民服务得更久更精彩?!

  所以,今天,在这里,我们以“名记者与传媒发展”国际学术研讨会、以全体参会代表、以新华社-郑州大学穆青研究中心、以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名义,发出倡议——以每年的12月16日为记者健康日。

  如果您是忠实的时话粉,你一定知道小李飞刀,今天,我的这条朋友圈为他而发:您是资深记者,却很谦逊,每有重大采访任务都离不开您。您一直有胃病,前几天,和您一起采访的同事说您采访一半忽然咳血昏倒,我们想着您是病。就在刚才,部门同事还在说怎么帮您,可是,可是,可是……2017年才刚开始,怎么就突然走了呢!,一路走好!

  被这突然的噩耗惊呆了。自进报社就如雷贯耳的名字,学习的榜样,政经报道一支笔,却这样忽然离开了……您的朋友圈整整齐齐的都是报道链接,我们却再也等不来2017年的更新……永远的今报首席老师,走好!

  当记者时,曾在平顶山和你一起并肩采访,受益匪浅;当编辑后,每每拿到你的稿子总能提前半小时下班。记忆中瘦瘦的,说话轻轻的你,码出的文字甚至标点都让人不敢轻易乱动。曾经的永远的首席记者李凌老师,一路走好!

  媒体人,无论多忙,一定要留一份爱给自己。按时吃饭,尽量少熬夜,疲惫不堪时停下来休息休息。再别让悲剧发生了。

  他是东方今报的创刊元老,首席记者,资深财经记者,许多人口中的“”,在2017年第一个工作日来临之前,走了。李凌老师是累的,累的,胃出血。早已数次住过医院。

  微信里,一周前跟着写稿的聊天记录,朋友圈里元旦前发的稿件,和今天傍晚群里还在念叨着早日康复的话语,都在这个夜晚成了回忆

  记得在报社工作的那些年,很多同事都是当天稿子没有交,就根本顾不上吃饭。包括出差在外,都是心心念念着随便找个有网的地方先给“家”里交稿、发稿,之后才好意思跟着同行出去觅食。

  然而今天,有一个特别令人震惊和伤感的消息:我的前同事,东方今报首席记者李凌老师在采访中胃出血,救治无效、突然离世。

  走着走着就散了,看着看着就没了。可是,应该还没到说再见的时候啊,兄弟,你一定是累了,好好休息休息吧,做新闻的,不容易啊。愿天堂里没有新闻纷纷扰扰。

  并肩战斗快十年,你到哪都寡言,稿子却说了一切。从来大家都觉得你强悍无比,却不知你其实是硬撑。一直习惯叫你,一路走好!可以歇歇了!

  天妒英才!交集不算多,但他的低调内敛、勤勉认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不知道,父母可在,孩子多大,家境如何……真希望能有一个平台或渠道表达一下对李老弟的惋惜和尊重。

  我初入社会在报社的第一任导师便是李凌,在我见习期时有幸参与了的几乎每一次采访,见人总是笑眯眯却不善言辞,但采访时胸中有丘壑,妙笔能生花,无论多大的题材,笔下总能举重若轻。印象中,时事要闻部几乎每次的重磅策划主笔总会有。即便如此,他也会不厌其烦地帮我指导修改每一篇文稿,在东方今报首席记者李凌文章署名后面总是不忘记缀上“见习记者 李杨”。而这一切,都只是默默在做,却从来不说,多次对表达感激之情,他却总是淡淡一笑而过。虚怀若谷谦谦君子,李凌是也!

  东方今报财经首席记者李凌因病早逝,与他工作中曾有多次交集,低调、内敛、谦逊、业务精、能力强,大家公认的好人,天嫉英才,扼惋叹息,令人悲痛。一路好走。

  2010年,李凌老师在圈内已经享有盛名,我还是个新兵蛋子。和去采访同一件事,一路对我颇为照顾;后来的几年,这种照顾一直没变。憨厚,正派,温和,这些印象保留至今……太突然,走好!

  今晚一个消息,让人非常震惊。东方今报首席记者李凌老师突然病故,让人痛惜!我们同一个口线,是一位非常谦虚和平易近人的资深大咖,突然就这样.......难以相信!!

  震惊!刚开始入这行的时候带过我,一路走好还是那句话,珍惜现在,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会先来

  不愿相信,不忍送别。去年已经太多告别,今年刚开始就闻噩耗。一阵寒意,没有更多的话,李凌老师,走好,不要再赶稿拼稿了!

  东方今报首席记者李凌老师的微信朋友圈没能在2017年继续更新……虽然只是在工作会议上见过几次面,但是曾电话跟李凌老师沟通过几次工作,能真切地感受到的认知、谦逊和专业。今惊闻突然离世,心中几多哀伤和愤懑:为何好人总是没能得到好的回报,为何一直赠人玫瑰缺难享余香,又有多少人了解真正坚守信念的媒体人过得到底怎样?祈福,愿李凌老师、前辈、大哥一路走好。

  正在办公室忙碌,突闻李凌老师病逝!不得不承认,记者的工作是贫血的人给别人输血!东方今报首席财经记者李凌先生,英年早逝,天妒英才,人生无常,生死旦夕。如不是太劳累,就一个胃出血也能置人于死地?!前几日,还在学习他书写的关于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深度报道,两日前还在同行群里见他冒泡,今日已溘然辞世,让人叹惋。逝者安息,生者坚强,在这雾霾锁城的夜晚,更需要穿透黑暗、寻找光明的眼睛和强大的心灵。李凌老师,天堂不用写稿,一路保重!

  噩耗如此的猝不及防,似乎上次的见面就在昨天。东方今报首席记者,我的好朋友李凌,就这样溘然长逝。回想当年同为财经记者,一同活动,一同暗访。李凌不爱说话,从不喝酒,坐在酒桌上略显局促,与各类觥筹交错格格不入。但写稿认真,笔法老练,不少同类稿件是我学习样本。这几年随着我离开媒体,交流很少,但经常在各类小群里各自关心。但如今,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大哥,一路走好!

  刚刚得知最敬重的一位同行大哥因病逝世,脑子一片空白,瞬间泪崩,不敢相信。相识五载,在工作中没少帮我……这么好的人,怎么能,怎么能如此离我们而去呢?

  从第一次打电话认识到现在不到两年,在很多活动现场不期而遇。江湖救急“小李飞刀”,以快手大稿闻名的他倒在工作岗位上,既震惊又痛惜。浓得化不开的雾霾,就像媒体人遭遇的困境,惟愿各自珍重!

首页 | 新闻资讯 | 社会聚焦 | 产经报道 | 商业投资 | 百姓生活 | 热点关注 | 移动互联 | 微商创业 | 城市发展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2 聚焦澳门 www.wzlcms.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-6

电脑版 | wap